皇马巴萨队长碰撞 指环王劳尔与加泰雄狮硬碰硬

足球周刊11月19日报道1994年10月29日,17岁的劳尔在同萨拉戈萨的联赛中完成了自己的西甲处子战。5年后的10月2日,同样17岁的普约尔也在与瓦拉杜利德的联赛中写下了自己的第一笔足音。10年和5年,事实上只是一个曲线的不同,足球的年轮给这两位代表着西甲最大地域的象征人物留下的均是美好的回忆。

本刊曾经在3年前刊登过一篇题为《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的故事》的专题,记录了当时皇马旗帜球星劳尔与曾经的巴塞罗那象征德拉佩纳截然不同的竞技人生。时过境迁,劳尔在奋勇征战10年之后距离争议的中心越来越近,德拉佩纳却始终没有找到回坎帕诺的路,一位“新人”——来自萨巴德尔的普约尔成了巴塞罗那新时代的代表。

劳尔在最近两年很想从人为的旗杆顶尖退下,在群星云集的今天,做皇家马德里的代表人物已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那些10年来始终追随这位白马王子的人们,那些将白色看的比冠军还要重要的人们,永远都不会在乎劳尔的每一次失误和无奈。在这个时候,连巴塞罗那人都忽然想起,在与皇家马德里血腥拼杀的10年中,如果没有劳尔的存在是多么的无聊。于是,与往常不同,包括《世界体育报》和《每日体育报》这样为扼杀和讥讽皇马而存在的媒介也第一次开始为一位皇马人奉献上了美妙文字。

普约尔一直都是一位带有鲜明巴萨色彩的人物,尽管一直以来都有人想在他的身上罩上白色的光环,只有他自己知道命运无他。普约尔也没有过于在乎人们将他从巨星里瓦尔多的身边托举而起,在巴塞罗那这个始终让人感受到疑惑的概念中,他比劳尔活的更加扎实和踏实。当一个无锦无标的5年过去之后,人们还是认定他为英雄,一位在巴萨历史上最黑暗时期闪出光芒的人物。并且断定,普约尔的精神将是巴萨重新奋起的基石。

10月29日,世界各地近千家媒体都在记录着一个足球的10年。在马拉多纳离去之后,这在世界足坛上是一个极为罕见的现象,特别是他依然活在足球中,但对于他的纪念超过了很多挂靴仪式的规模。然而,什么是劳尔的10年,在10年之际劳尔到底在想些什么,对于未来的X年,当年的金童真实的期待又是什么呢?

若干年后,当已是暮年的劳尔回忆起曾经时,他一定会想起1994年10月29日巴尔达诺首次让他在西甲联赛中亮相的下午,那时的劳尔只有17岁。而年方弱冠的他却正是在那个已然尘封的1994-95赛季的第9轮西甲比赛中,在萨拉戈萨的拉罗马雷达球场以首发的身份迈出了自己走向日后辉煌的第一步。

当然,这一步的迈出并不偶然。1994-95赛季伊始,时任皇马主帅巴尔达诺和副手安赫尔·卡帕便经常从皇马各级青年队中选拔出最能引起他们注意的年轻选手,亲自安排并指导他们训练,这些人当中就有劳尔。那时,他还只是皇马C队的一员,并正随队参加丙级联赛,但疯狂进球的他却格外引人注目。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banshusong.com/,阿斯顿维拉当时还在皇马B队执教的贝尼特斯就曾专门将劳尔提拔到B队打了一场比赛。而那也是劳尔唯一一次代表皇马B队参赛,因为此后,他听到的是来自一队的召唤。

1994年9月6日,在皇马与奥维多的友谊赛中,稚气未褪的劳尔终于赢来了首次代表一队出场的机会。第63分钟,当双方战成1比1时,巴尔达诺将这位少年前锋派上了场。最终,皇马以3比1战胜对手,而劳尔也打入了球队锦上添花的第3球。在皇马此后客场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友谊赛中,劳尔再次得到了出场机会,并打进1球。这样的表现让巴尔达诺在回程的飞机上便得出结论:这个少年已经为参加甲级联赛做好了准备。

10月27日,巴尔达诺终于向劳尔宣布了一项会让后者终生都难以忘怀的决定:“后天与萨拉戈萨的比赛中,你将会上场。我单独告诉你,是为了不让你当众乐晕过去。”这个消息当然让劳尔激动不已。不过,巴尔达诺却在第二天率队前往萨拉戈萨的途中又有所动摇,他突然怀疑起自己的这个决定来,因为他不知道巨大的压力是否会压垮一位只有17岁的少年。于是,他起身走向劳尔,想告诉他应该在板凳上再继续等待一下机会。但当巴尔达诺来到劳尔身边时,他看到的却是位睡得正香甜的小伙子。那一刻,巴尔达诺突然明白:这位只有17岁的少年的确已经成熟到可以在西甲赛场闯荡了,因为就连亮相的巨大压力都无法打扰他甜美而宁静的梦。最终,皇马主帅还是平静且坚定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其实,劳尔也并非一点都不紧张。当年在赛前与他同住一个酒店房间的桑德罗便回忆说:“那时,劳尔的确显得有些紧张,毕竟我们还只是孩子。但那种紧张是他渴望比赛赶紧到来的表现,他并不需要别人提供什么建议。”

比赛开始后,当人们发现劳尔竟然是挤掉布特拉格诺而出现在首发阵容中时,全西班牙都被巴尔达诺这极富魄力的手笔震惊了!第一次的正式赛亮相总是让人紧张且兴奋的,劳尔也不例外。客观地说,他在那场比赛中虽然打满了全场,但发挥得却并不理想,错过了几个进球机会。最终皇马也以2比3告负,进球的是萨莫拉诺和阿马维斯卡。不过,这并不妨碍劳尔陶醉在处子亮相的巨大幸福中,“比赛里,我最让自己难忘的一个动作是在禁区内晃过门将塞德伦后只身面对空门,随后我用并不灵光的右脚射门,结果皮球高出了门楣。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已经在甲级联赛的赛场上露过面了。”

虽然没有破门,但劳尔还是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其中就包括他的场上对手、萨拉戈萨门将塞德伦。“出场前,时任萨拉戈萨主帅的维克托·费尔南德斯向我们确认说,皇马会有一位叫做劳尔的小男孩上场。比赛开始后,运气对我而言就是劳尔有机会,却始终没能得分。但我从这个17岁小伙身上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他动作灵活,无球跑动十分到位,总能创造出空当,我甚至对他迅敏的反应而感到害怕。”时至今日,塞德伦对劳尔的首场比赛还是记忆犹新。

那场比赛时,塞德伦已经34岁,整整比劳尔大了一倍。这位老门将曾以对手的身份先后见证了布特拉格诺、基科(前马竞著名球星)和格雷罗(现效力毕尔巴鄂竞技)等几位西班牙传奇国脚的“处子秀”。为此,赛前有队友还特意开玩笑地对他说:“如果劳尔上场,那你说不定就又会见证一位国脚的诞生。”不曾想,这个玩笑般的预言果然得到了证实,只是唯一稍欠妥当的是塞德伦见证的不仅仅是一位国脚的诞生,更是一位西班牙足球旗帜性人物的横空出世。

在一连串有关劳尔10年竞技生涯的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想起了,或者在想象他首次征发萨拉戈萨的情景。当一位对未来充满未知的少年从维拉韦尔德那个低矮的小棚走出去的时候,是什么样一种心态呢?

当时,守候在劳尔家门外4名记者之一,今天已经改行做零点电台经理的恩里克对本刊称:“我一生都不能忘记这一天,皇家马德里是一所永远都不能没有偶像的俱乐部。当时,乌戈·桑切斯出走、布特拉格诺低迷、米歇尔受伤、阿方索兴奋不起来,我和我的朋友们将所有的期待都锁定在这位博斯克的门徒身上,当我看到劳尔家周围的一切,直觉告诉我,我们的期待会成为现实。我记得他在登上那辆破旧的雷诺车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复杂的神情,非常复杂,但是我从中看到了自信。”

劳尔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始终抱定了一颗回馈恩师和俱乐部的信念,仅此而已,他成功了,在很短的时间内,尤其是战胜马德里竞技那场比赛之后,所有的幸运都给了这位金童,可以定义,劳尔的成功在很大的程度上是走对了路,押对了宝。因为人们有理由追问,如果米歇尔的伤没有那么严重,如果阿方索再多一点点坚韧,如果巴尔达诺与当时劳尔经纪人弗莱明的谈判再多一点点不同思路,如果……。

重要的不是起点,真正让劳尔得到升华的是皇马低迷的上世纪90年代末期。劳尔在与自己的挚友费戈交谈中透露,他对于自己竞技生涯中最深刻的记忆和依托就是重新夺回冠军杯。在那次与尤文图斯的战斗中,对手显然为全世界所看好,当时在队中并不是很有分量,至少是没有达到今天影响力的劳尔在赛前对每一位队友不停的说:“我们能够战胜意大利人,我们一定能够比他们先进球,我相信,尤文图斯还没有完全了解我们。”

那是一场改变命运的比赛,从那一天开始,劳尔才真正有了征服世界的意念和志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劳尔不仅在球场里表现惊人,在球场外也开始刻意约束自己,在一种竞技成熟和品性成熟的前提下,人们看到了他的巅峰和佳绩。

这里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当劳尔在这段时期里第三次与皇家马德里完善了合同之后,一位体育经纪界的大佬希望与劳尔制造一次“惊天动地”的事件,即将劳尔从锐步旗下转移到耐克名下。这一运作劳尔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差额,也会比较容易的引发世界足坛的瞩目,劳尔当时的经纪人同意了这一建议,但是在巴尔达诺的劝说下,劳尔断然拒绝,因为他始终认为竞技高于经济,场内高于场外。同样,西班牙SOS米业集团也给了劳尔一份让人颤抖的合同。在当时来讲,劳尔可以从中获得8亿西币(约合650万欧元)的佣金,但条件是,劳尔必须配合一个不存在的转会新闻炒作。非常明确自己的明天在哪里,也格外清楚足球与金钱有缘和无缘的疆界在哪里的劳尔也拒绝了。今天,巴尔达诺在归结劳尔的成功时,始终都会提及,劳尔比一般的球星多的是一份持重和一份稳重。

鉴于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劳尔的成功是必然的,因为一位要成功的人他一定是在追求成功,并且杜绝所有与成功无关的事情。

当劳尔走过了竞技5年的时候,《体坛周报》成为了采访巅峰劳尔的第一家中国媒体,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连英语都不会说的劳尔增加了一份新的使命感,这位为中国体育媒体第一位敞开心扉的世界级球星,从此心中有了一份来自更遥远的祝福、评判和监督。到今天,劳尔都依然记得那次令他自己惊讶的采访,同时,中国的很多球迷也一直在惦念着这位愿意与他们走得更近的超级前锋。然而,随着费戈等数名巨星的加盟,劳尔的职业生涯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荆棘,甚至尴尬,但是他始终没有忘记来自远方的鼓励和压力。

劳尔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在皇家马德里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10年来,5次进入马德里最受欢迎的人物榜前3名,都足以显示他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劳尔同样知道,以《马卡》、《阿斯》、《ABC》,包括埃菲社在内的西班牙主流媒体都在明暗两处支撑着他的偶像地位,每一场比赛的星级评判,他总是会得到人为的照顾。

事实上,劳尔始终保持着一种正常的心态。而且越来越沉默,一种并非压抑的沉默。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来自一个城市的慷慨还是给劳尔的竞技生涯制造了不应该有的麻烦,或者说是一种非正常的压力。最后的5年中,很多人都在苦苦的寻找劳尔前5年的神勇和机敏,人们不免有些失望。因为齐达内们没有覆盖劳尔的光芒,就斗志来讲,劳尔始终是六大巨星之首,就责任心而言,劳尔也是全队之最,难道他真的累了吗?

作为劳尔最好的朋友,费戈告诉本刊:“劳尔还有很大的空间发挥是无需怀疑的,问题是人们的要求,以及教练的意图都不是按照一个球员的心愿存在的。我觉得,在今天的足球世界里,各个方面都过于自我了,有谁能够真真正正为球员着想呢,劳尔确实太累了,累得不是他的肢体,而是他无法满足很多人要求之后产生的疲惫。”为朋友辩护是无可指摘的,它至少从另外一个方面反映出劳尔此时的心态。

世界上不存在一位主动申请做替补的球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人也不会成为“劳尔”了,球迷的怨气也会更大。于是,当劳尔走过10年坎坷后,媒体有意识的提醒人们宽容,但是,摆在劳尔面前的艰巨依然不会改变,实事求是的球迷应该学会等待,再等待,就像当年劳尔首次出征萨拉戈萨失误明显的射门之后,人们等来了他的成功,等来了一个足球的史话。

劳尔职业生涯的后半程处于一种特殊的格局,没有人否认他与弗洛伦蒂诺之间存在着意识上严重的差异。他继续怀念那些被弗洛伦蒂诺驱逐的人们,但是劳尔的杰出就在于他同样敞开了胸怀,拥抱每一位弗洛伦蒂诺签来的球星,因为,个人的荣耀已经不再重要。对于他来说,重要的是俱乐部的生命和健康。他说:“我会向对费戈一样,迎接每一位为皇马而战的人。”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击者看到了一丝苦涩。

有人说劳尔的路将会越走越艰难,越走越曲折,其实这是每一个走过10年竞技历程的人所必须面临的,足球从来就存活于有情和无情之中,劳尔同样逃脱不了这一宿命。所以,当我们一起纪念这个历程的时候,除了厚望之外,也必须提前看到无望。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27岁的劳尔不再是金童,但他一定会给足球一个最后的交待,一个实金而非镀金的交待。

如果从成绩上看,过去5年是巴塞罗那俱乐部历史上最暗淡的5年,因为他们一无所获,并出现了经济竞技双危机。但正如俱乐部主席拉波尔塔在10月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说到俱乐部过去5年最大的收获,一定不会没有普约尔的名字。”

1999年10月2日,在巴塞罗那客场同瓦拉杜利德的比赛中,年仅17岁的普约尔在3000名观众面前完成了自己的处子秀。5年后的今天,他的名字已经成为了巴塞罗那人的骄傲,而他面对的舞台也超过了10万人。不过,他的愿望却始终没有变:赛季结束后,能够为球队捧上一座冠军奖杯。

荷兰人范加尔在巴塞罗那俱乐部历史上是一位颇具争议的人物。不仅仅是他两度上课又两度被赶,还因为他与俱乐部上至领导下至球员之间不断传出的不合新闻。但正如巴尔达诺被称为劳尔的教父一样,直到今天,范加尔都把提拔普约尔当作自己在巴萨最大的成就之一。

引起范加尔对普约尔兴趣的是助手对他讲的一个故事,在青年队有一位喜欢助攻的后卫,比赛中他经常会将球从后场带到前场,他的带球动作甚至比大部分中场球员都出色,而他的助攻比很多前锋都让对方后卫感到头疼。青年队教练对这位年轻人的评价是“速度快,防守稳健,带球突破能力强,具备了成长为一名完美后卫的潜质。”范加尔下定决心,将这位名叫普约尔的青年人调入一线队。

“为巴塞罗那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真的要感谢范加尔。”谈起那段往事,普约尔甚至有点害羞,因为这差不多是用一句善意的谎言换来的,“在同瓦拉杜利德比赛前,我身体有伤。但当范加尔问我怎么样,我决定骗他说很好,于是我进入了18人的大名单。不过能够出场还是让我没有想到,当比赛中范加尔告诉我准备热身,我甚至紧张到不知道做什么。记得那场比赛我替换西芒出场,出任右后卫,负责盯防路易斯·加西亚。”普约尔成功的完成了处子秀,结果在接下来的联赛中,他成为了主力。回想起来,普约尔有激动也有遗憾:“那个赛季我们有一支伟大的球队,在我看来甚至可以说是巴萨历史上最好的一支队伍,但球队的气氛非常复杂,以至于我们本来可以夺得3项冠军,最终却一无所获。”

赛季结束后,俱乐部解除了范加尔的教练职务。普约尔伤心的说:“他离开的消息对我来说是残忍的,让我很难接受。无论他的执教战绩如何,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永远感谢他,因为他给了最多的帮助。”

第一个赛季的崭露头角,给了普约尔机会。但普约尔和二队一起上来的队友哈维、加布里却错过了球队2000-01赛季前的绝大部分集训。因为联赛开始前,他们将代表西班牙国奥队参加在悉尼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当他们回来的时候,联赛已经开始。幸运的是,接替范加尔出任球队教练的费雷尔没有忘记这位青年,仍然给予了他不断的出场机会。

但如果说到普约尔在西甲开始小有名气,还要感谢费戈。2000年的夏天,费戈以天价转会费加盟皇家马德里。10月21日,他第一次以敌人的身份回到坎帕诺。在球队星期一的训练中,费雷尔宣布了将由普约尔负责看防葡萄牙人的决定。对于普约尔来说,这是一次机遇也是一次挑战,但紧张总是难免的。“感谢瓜迪奥拉,虽然是费戈在巴萨的好友,他却在训练结束后找到我,提醒我如何防守费戈。但遗憾的是,主教练费雷尔却直到比赛当天都没有告诉我任何东西。”

比赛中,普约尔成功的限制了费戈,帮助球队2比0击败了对手。但不幸的是,这场比赛后不久,他就在联赛中受伤了。右膝部的手术让他整整休息了3个月,所幸曾经喜好橄榄球的经历给了普约尔一副好身体,他恢复的很好,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同样在这个赛季中,普约尔开始尝试从右后卫换位到中卫,比如在同利物浦的联盟杯半决赛中,就专职去照看“金童”欧文。这个赛季对普约尔另外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就是,完成了在国家队的处子秀。

连续两个赛季的进步,普约尔有理由对2001-02赛季充满希望。但球队的新教练雷克萨奇却在赛季开始的时候,将他送到了替补席上。并在他所擅长的右后卫位置上,不断的尝试新的人选。最开始是荷兰人雷兹格尔,但不久他就受伤了。之后是加布里,然后是罗申巴克,甚至连路易斯·恩里克都尝试过这个位置,但效果都不是很好。从联赛第三轮球队客场0比0战平奥萨苏纳开始,普约尔重新成为主力,并直到赛季结束。在里瓦尔多的帮助下,普约尔还打入了个人职业生涯第一粒联赛进球。

一年的优异表现得到了完美回报,赛季结束后,普约尔入选了卡马乔的韩日世界杯阵容,“世界杯对我来说是一次伟大的体验。”不过最终西班牙人还是没有突破4强的梦魇,在裁判的“照顾”下,他们没有突破东道主韩国。而每次回忆至此,普约尔总是无比遗憾:“我们本来有机会创造新的历史,但……”

范加尔在2002-03赛季的回归,让普约尔得到了短暂的安慰。而赛季初的几场比赛,普约尔都以中后卫的身份登场。几个月后,因为球队的成绩并不好,教练组只能寻求改变,他们建议普约尔重新回到右后卫。但仅仅维持了几场比赛,他又重新回到了中卫的位置,按照普约尔本人的话说:“在那里,我的感觉更好。”

那个赛季有两场冠军联赛的比赛成为了日后巴萨人谈论普约尔总不会忘记的故事。第一个是球队同莫斯科火车头队的小组赛第二回合,普约尔在球门线上的胸部救险,保证了球队以6战全胜成绩出线。对此,普约尔倒是看得很淡:“人们赛后不断谈论我的名字,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在我看来,那更多的是前锋在射门脚法上的失误给我了机会。”第二件就是同国际米兰的第二阶段小组赛。他和弗兰克·德波尔撞在一起,韧带轻度撕裂,造成跑动困难。但普约尔竟然凭借铁一般的意志支持了下去。

范加尔没有实现巴萨的中兴,接替他的安蒂奇也仅仅是扮演了救火队员的角色。虽然他同球队中所有都远都没有矛盾,但新上任的俱乐部主席拉波尔塔还是决定聘请里杰卡尔德。

但2003-04赛季的前半段对任何一位巴萨球迷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球队的糟糕成绩几乎不断的在刷新历史最差记录。尤其在主场,坎帕诺不在让对手感到可怕,倒是令巴萨球员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

里杰卡尔德最初安排普约尔踢右后卫。但后者主动找到荷兰人进行交谈,说在中卫的位置上他更能够帮助球队。喜欢听取球员正确意见的里杰卡尔德表示愿意给他机会。不仅仅是普约尔的换位,整个球队在联赛的后半段都像是经历了一次大变脸。对此,他表示:“唯一的遗憾是我再次在受伤,没有能够在联赛的最后阶段对球队有所帮助,但我还是高兴的看到我们取得了直接进入冠军联赛的资格。”

赛季结束的时候,路易斯·恩里克确认了离开的消息。普约尔伤心的说:“对我来说,他不仅仅是一位榜样,更是一位一起战斗的好兄弟。”而谁将继承恩里克留下的队长袖标也成为球迷关注的焦点。巴西人小罗纳尔多凭借整个赛季的表现征服了坎帕诺的球迷,媒体也开始炒作他在球队中的领袖地位。但在球队内部,普约尔的地位却从来没有动摇。与普约尔一起毕业于巴塞罗那青少年训练营拉马西亚的哈维谈到好友,说道:“普伊(普约尔的呢称)在过去的5年中,给我们展现了伟大。他是欧洲最好的后卫之一,他无愧于所有可能的称赞,能够同他做队友是我的幸运。他天生就是一位胜利者,是所有年轻球员学习的榜样。我不喜欢用“球队领袖“这样的词语来称呼某一名球员,但我不能不说,普约尔是最理想的队长。当球队场上处于下风,他是第一个鼓励队友昂首战斗的球员。”

为了避嫌,俱乐部决定用投票的方式选举新队长,最终普约尔全票当选,“带上队长袖标,让我感觉到非常快乐。这是一种非常大的责任,当我知道我得到了所有队友的信任,我很感谢他们,也希望不要辜负他们。”

对于小罗纳尔多,普约尔也是赞赏有加,“我不得不说,小罗纳尔多是巴塞罗那在竞技上取得突破的关键人物,也是一位能够在球场带动球迷激情的球员。感谢他,重新让巴萨的球迷看到激情足球。不夸张的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对于主教练里杰卡尔德,普约尔更是不吝言词:“对于整个球队来说,里杰卡尔德是最重要的,他同队中的所有球员都处理的很好。所有球员也从他身上看到了争取胜利和不放弃的勇气,还有夺取冠军的信念。”

今年夏天,不少欧洲豪门都对普约尔伸出了橄榄枝。而普约尔在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所说的:“如果有天我在意大利踢球,AC米兰将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也让米兰媒体开始畅想他的加盟。但普约尔却在自己西甲“5”岁生日之际,再次重申,“钱很重要,但不是根本问题。我已经收到了许多欧洲俱乐部的邀请合同,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留在巴塞罗那!”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