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巨著《魔戒》里的中土世界:一草一木皆有来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banshusong.com/,阿斯顿维拉

“在地底洞穴里,住着一个霍比特人”,牛津大学教授托尔金在批改毕业生考卷时,因为有学生交了白卷,让他可以信手涂鸦,写了这句话。《指环王》系列改编自《魔戒》,分为《护戒使者》《双塔奇兵》《王者归来》三部曲,电影大致依循小说的主线故事,还原了气势磅礴的中土世界。

“在地底洞穴里,住着一个霍比特人”,牛津大学教授托尔金在批改毕业生考卷时,因为有学生交了白卷,让他可以信手涂鸦,写了这句话。正是这一时兴起的涂写开启了史诗巨著《魔戒》的大门。托尔金用长约六十年的时光,虚构了一个奇幻的中土世界。

作为“中土传奇”终结篇,《霍比特人:五军之战》明天登陆内地。十三年来,导演彼得杰克逊改编托尔金的小说,拍成《指环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三部曲,把中土世界呈现在大银幕上。托尔金的作品、彼得杰克逊的电影,共同在中国留下“中土文化”的足印。

在《魔戒》系列中,托尔金开奇幻小说之先河,建构了一个前所未有、完全游离于现实之外的中土世界,这个世界甚至拥有自己的语言体系。书中讲述中土世界第三纪元末魔戒圣战时期,霍比特人、人类、矮人和精灵一起,为追求自由而誓死反抗索伦的黑暗统治。《魔戒》早在1954年至1955年之间出版,但中国迟迟没有引进,华语地区没有这类奇幻小说,读者也不感兴趣。

在台湾地区,翻译《魔戒》的译者朱学恒,2001年曾在金石堂书店办过一场《魔戒》的介绍活动,结果只来了一个听众。但就在这一年,随着电影《指环王》第一部的上映,朱学恒时来运转,译作成了台湾超级畅销书,27岁时的他凭此大赚120万美元版税,此后更被誉为“华语奇幻文学教父”。正是彼得杰克逊的电影,让托尔金的著作广为华语世界所知。

托尔金小说引进大陆,跟电影上映几乎同步。也是在2001年,南京译林出版社买下《魔戒》图书版权,连译本封面用的都是电影剧照。但大陆缺少奇幻文学专业译者,出来的译本错误连篇。尽管饱受诟病,但小说影响巨大,其时跟《哈利波特》一起开创了中国奇幻文学元年。托尔金的作品有二十多部,译林只出了四部书,并没有形成体系。译林的版权到期后,上海世纪文景愿意成体系出版托尔金所有的作品,获得了外方信任,2012年拿下大陆中文版权。

“朱学恒的译本消遣性很强,把托尔金放在奇幻文学类型里来翻译,是最娱乐化的版本。”世纪文景责任编辑沈宇说,但原著的文风不是这样,托尔金从不认为自己写的是消遣性读物,而是类似英语世界里的创世神话。世纪文景于是请来了台湾译者邓嘉宛重译《魔戒》,后者曾翻译托尔金的《精灵宝钻》,其古朴厚重的神话经典语言风格,营造出《圣经》一般庄严的气氛,受到高度赞许。而原著《霍比特人》的童话色彩比较浓,出版社又请来翻译家吴刚重译《霍比特人》。吴刚家里有一对双胞胎,每回他翻译一段故事后,会先讲给孩子听,连孩子都听得入了迷。

邓嘉宛也是一位托尔金迷,多年来沉浸于中土世界流连忘返。1998年她在英国读书,复活节假期跟英国同学到雅典去旅游,听到同学们热烈谈论《魔戒》,就好奇问了一句是什么书?“他们对我的无知非常震惊,那情况就像你在中国的大学里碰到有同学不知道《红楼梦》或《西游记》一样。”邓嘉宛回忆,假期结束回学校后,她立刻去买书来看,这一看就再也不能自拔。

为确保翻译《魔戒》的质量,邓嘉宛求助于另两位“戒迷”石中歌和杜蕴慈,三个人早在网络论坛上就已认识。2013年邓嘉宛接到翻译任务后,自己负责六卷故事内文,杜蕴慈负责所有诗歌,石中歌负责前言、楔子、附录、索引及全书校译,差不多十个月内完成了100万字的翻译工作。翻译过程中,三个人天天在网上讨论,共享文稿。“石中歌给我的帮助,就如山姆给弗罗多的帮助。没有山姆,弗罗多肯定半途就倒下,根本完成不了任务。”她感慨,《魔戒》是一个关乎朋友的故事,现实翻译中,自己也经历了一次同盟的情谊与力量。因《魔戒》认识石中歌和杜蕴慈,携手合作翻译,她觉得这是自己人生最大的幸运,会珍惜一辈子。

在邓嘉宛的新浪微博上,经常有来自各地的托尔金迷打招呼。听到他们称赞译本时,她感到非常开心。在邓嘉宛看来,托尔金所构筑的中土世界非但波澜壮阔,且巨细靡遗,写的也并不全是英雄史诗,更多的是细致勾画平凡人们成就的传奇。她觉得这个中土世界太迷人,给读者的想象空间极大,为被课业重压的青少年及繁忙的都市人提供了一个可以喘息悠游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