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全新中译本面世 还原真实的托尔金

《魔戒》全新中译本“十一”长假后终与读者见面,这部西方奇幻小说的经典之作,由托尔金研究专家、台湾著名翻译家邓嘉宛担纲新译,世纪文景出版。

自1月《霍比特人》出版后,《魔戒》这部托尔金最重头作品的全新译本便受到文学、奇幻读者的热切关注。“出版方屡次延后出版时间,让我们苦等了十个月。但看到书后,必须说等得太值了!”“戒迷”们在网络上纷纷表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banshusong.com/,阿斯顿维拉记者从出版社了解到,《魔戒》上市短短几天,即获得读者热捧。

英国大诗人奥登曾这样评价《魔戒》:“从来没有任何一位作者,曾创造出如此精细的虚幻世界与虚构历史。”从奥斯卡大赢家《指环王》三部曲,到重新开启的《霍比特人》三部曲电影,均改编自英国文豪托尔金教授震烁古今的文学巨著《魔戒》和《霍比特人》。这两部书被公认为20世纪严肃奇幻文学的巅峰之作,全球畅销75年,直接影响了包括J. K. 罗琳、乔治·马丁、阿瑟·克拉克在内的后世奇幻、科幻作家。

世纪文景新版《魔戒》酝酿已久,前后历经20个月。面对市面上已有的多个译本,一个全新的《魔戒》译本是否真有必要?

责任编辑张铎解释说:“过去的译本,当然有着不可磨灭的破冰贡献,但从现实结果看来,还是存在诸多问题,或是并未充分吃透西方神话—奇幻文化的背景与精神,并产生了大量的译名不一致与理解错讹;或是文字平白,不能充分体现大师经典的文学魅力。托尔金曾说过,他的创作的雄心壮志,在于为英语世界创造出能够与希腊神话、北欧神话相颉颃的,属于自己的神话体系。这体现在他《霍比特人》、《魔戒》、《精灵宝钻》系列作品的创作之中。”此次出版方拿下了托尔金全部作品的中文版权,试图通过重新翻译,还原托尔金。

此次“文景版”《魔戒》是由托尔金研究专家、台湾著名翻译家邓嘉宛主译,石中歌、杜蕴慈通力合作,联袂完成。“2012年春天邓嘉宛女士开始着手翻译,全职无休连续奋战10个月终于完成”。此前,邓嘉宛投入托尔金翻译工作已超过10年,在她的译笔下,《精灵宝钻》文笔模仿钦定本《圣经》,真切再现了托翁原著的创世雄心;《胡林的子女》也被公认为典雅悲壮、值得信赖的译本;而翻译多部托尔金研究导读,以及全文校订朱学恒版本《魔戒》的经历,更让她不需任何预热,便直接可以开始重译工作。

全新译本《魔戒》共计三部:《魔戒同盟》、《双塔殊途》、《王者归来》。不同于惯常合译的“分田生产”,邓嘉宛、石中歌、杜蕴慈这三位熟识多年的老友采用的是“一人主译,专业补充”的有机合作方式:邓嘉宛翻译全书正文,杜蕴慈翻译诗歌,石中歌则翻译附录,并负责全文尤其是译名的校订工作。

张铎告诉记者,托尔金生前曾详细撰文提出《魔戒》中的所有重要人名、地名、专名应遵循何种原则翻译成外语。全新译本严格遵循作者的本意,既不由自己的好恶,随意决定意译还是直译;也不为标新立异,而刻意舍弃现为读者广泛接受的合理译名,希望真正解决长期以来困扰中文读者的《魔戒》译名系统不完备的宿疾。

此新版《魔戒》的装帧设计由知名设计师陆智昌操刀,一经面世,便引爆了托迷“手捂钱包,哀鸿遍野”的好评,在豆瓣网上被誉为“延续了《霍比特人:精装插图本》丧心病狂的豪华美貌”。

张铎告诉记者,《魔戒》的装帧前后修改超过15稿,最终选用磨砂书套、赭红书盒,再加三部书的形式。三册书的封面创意采用了托尔金教授1954年为《魔戒》首版所设计的三张原插画。这也是华语世界第一次真正还原这套原画期待与本意。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部中有约三分之一内容采用了显眼的黄色纸印刷而成。张铎介绍:“这黄色部分是附录。《魔戒》全书是由六卷和附录组成的。我们熟悉的故事,是在六卷正文中。而现在采用黄色纸印刷的附录绝非附属品,它实际包含了托尔金教授打造中洲世界四个纪元全史的雄心。很多朋友都很奇怪为什么只有一册的《霍比特人》会被改编成三部曲电影,其实大量的剧情都是彼得·杰克逊从《魔戒》附录中汲取而来。”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